IQOS三代2.4 Plus 电子烟一周使用体验
1186

好的设计是怎么样的?这个问题在不同的人眼中有着不一样的答案,影响判断的参考维度太多,而其中大部分变量又是主观的,因而“好的设计”并不存在一个标准答案。

设计由形式和意味构成,抛开设计目的去谈形式本身就像是盲人摸象般存在逻辑上的断层。在谈论“一个香烟的替代品”前,或许我们应该先去谈论一个问题:这个设计解决的是一个什么问题?

IQOS 作为一个设计伊始就是为了代替香烟的产品,在评价它的过程中,无法被剥离的首要问题就是:它到底能否代替抽烟这件事本身?

如果单从功能性出发,毫无疑问,以我的理解,IQOS 可能是目前我抽过的所有电子烟中,唯一一个有可能彻底替代掉香烟的产品。

与一般的雾化电子烟相反,iQos 抽起来的香烟口感极其逼真,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说:它就是真的。原因在于,iQos 采用了一种名为“烟弹”的新型替代物。这种烟弹本质上和香烟并没有任何区别,但它保留了烟草中尼古丁成分,而把对人体有害的焦油去除了。

在长达一礼拜的使用过程中,我平均每天的烟弹使用量大概在五到六根之间,令我很惊讶的在于,在这期间,我对普通烟草的使用量下降到了一个相当低的程度——因为 iQos 真的太好抽了。

我这一周间几乎体验了在售烟弹所有牌子(万宝路、百乐门、heet)的凉烟,其结论令自己瞠目结舌:部分凉烟的口感,甚至超过了真实的香烟(其中自己尤为喜欢蓝莓味万宝路,几乎沁人心脾)。这个结论彻底颠覆了我对电子烟的印象。“试了,你就懂了。”

唯一一个美中不足的地方是,相比起普通香烟,烟弹可能并没有那么耐抽。在点燃的三分钟之后,味道就会逐渐下降。在白灯闪烁后的两口,几乎已经抽不出烟味来了。但在“用烟弹彻底替代香烟”这件事上,iQos 已经做得足够好,甚至好到让人完全挑不出毛病来。

我们喜欢被经过精心设计的流程,里面被赋予的仪式感使人着迷。恰巧,吸烟就是一个富有廉价仪式感的过程,抽出香烟、点燃火机,凡此种种,都是隶属其仪式感的一部分。而这些仪式感附着在人类使用香烟的过程中,随着生活维度的扩充,被赋予了更丰富、更复杂的意味。

这种仪式感,在 IQOS 身上,被巧妙偷换成了另外一种意味的延伸。

如果将烟炳放入烟机之中,你几乎很难想象这是一个电子烟:它握在手上像是一块光滑平整的鹅卵石。这种工业设计上的友好感,会天然降低你对它的防备性。

而我喜欢 iQos 的设计的另一个原因在于,它把最精巧最充满机器暴力的部分——那把小巧而锋利的用于点燃烟弹的刀片、可伸缩的烟杆——全数包裹在了一个浑然天成的格式塔之中,它带着一种“内里乾坤”的美感。即便单独抽出来看组成 iQos 的几个部分:烟炳、烟机,仍然可以看出,产品的工业设计上充满巧思。

之所以要把一把电子烟设计得如此好看,实际上除了美学上的考量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,IQOS 的创造者希望制造出另一种“仪式感”去替换掉香烟的仪式感,以及将体验中不愉悦的部分尽量消解。

遗憾的是,在IQOS 的使用过程中,如果剥离掉它的产品形式,只从使用逻辑逆推,偶尔的顿挫感会令使用的愉悦感大打折扣:在使用一根烟弹前,你需要先将烟杆放入烟机充电,充电完毕后将烟杆从烟机中取出,之后在烟机中填入烟弹并按下开关按钮,等待 15 秒左右待烟弹点燃完毕,你才能吸入期待已久的第一口烟(当然,在使用完毕后养成将烟炳置入烟机中的习惯能省却第一步的等待)。

可以看出,这些种种繁琐的使用步骤,只从干巴巴的文字看,对使用者来说一定存在不愉快之处,但当设计完成得足够到位,比方说——看到白灯在空气中呼吸般的闪烁、感受烟弹被刀片精准切入的手感、烟弹点燃完毕烟杆传来的震动反馈——这些瞬间,繁琐带来的不愉悦一定在某种程度上衰减,甚至被消解了。

设计本质上是在桎梏与桎梏之间寻找到一个解法。当技术的瓶颈限制了使用的体验时,创造者的巧思就是决定“这是否是一个好设计”最重要的变量。

必须要说,我们所期待的吸食香烟的仪式感——社交意味也好、情感需求也罢——在使用 IQOS 的使用过程中几乎已荡然无存,然而,它却用另一种仪式感试图去解决这个问题,而且做得还不赖。

“再也回不去了。”

IQOS 一周用下来,我脑海中总是问自己,是这样子吗?

如同“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好设计”,“这到底美不美”一样,这样的问题没有标准答案。对我个人而言,“是不是回不去了”是一个主观的问题,但香烟的使用量下降到甚至没有,却是一个客观的事实。

无论如何,也许 IQOS 是我体验过的,东半球最好的电子烟了


根据中国法律法规政策
禁止未成年人购买
售前咨询联系我们
客服工作时间每周一至周日        10:00AM-20:00PM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我的资料
我的收藏
购物车
0
回到顶部